读书 | 摘记

时间:2019-09-23 09:30:02 来源:家电资讯网 当前位置:要点龙 > 新闻 > 手机阅读

关于本书

1934年夏,老舍到青岛山东大学任中国文学系教授。本书便是他给学生当教材印发的文学概论讲义。既是其创作实践的体悟,也是他学习的总结,书中直接引用了一百四十位古今中外学者、作家的论述、作品和观点。是一本简捷生动的文学入门读物,也是研究和理解老舍文艺观和三十年代文坛的基本资料。



序言(舒乙)

究竟它(本书)的价值怎么样?我就说六点。

第一,他反对文以载道;反对诗言志;反对思想性第一,艺术性第二。

第二,他强调文学的特质是感情、美、想象,说文学的特质是知识、是哲理,他不同意。

第三,他强调文学史解释人生的。文学不是消遣品,它有它的使命。

第四,文学的使命是让人受感动,感动得一会哭一会儿笑,由感动当中思索人物和事实的遭遇,因此开始考虑人生的意义。文学不能够太理智,它必须使人沉醉。

第五,怎样表现感情和思想。他有一句经典的话:怎样写比写什么对文学更重要。

第六,文学是独立的,不是政治的附庸。它不以传递知识、政策、哲理、技术为目的。

?

美国有一个很厉害的叫王德威的文学理论家,他说闹了半天中国现代文学是两条路,一条是鲁迅的路,一条是老舍的路,两条路的目的地是一样的,都是打倒旧社会,打倒旧制度,救国救民。鲁迅走的是讽刺的路,老舍走的是幽默的路,异曲同工。可是鲁迅那条路容易分析,是凉的,老舍这条路是热的。凉的路一本正经、满脸严肃,老舍是带笑的,他说这两条路都非常重要,在和平时期,第二条路,老舍的路更受读者欢迎。


中国人,因为有这么长远的历史,最富于日常生活的经验;加以传统的思想势力很大,也最会苟简的利用这些经验;所以凡事都知其当然,不知所以然;只求实效,不去推理;只看片断,不求系统;因而发明的东西虽不少,而对于有系统的纯正的科学建树几乎等于零。文学研究也是如此。

?

这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为绚兮”,是何等的美!可惜孔子不是个创作家,不是个文学批评家,所以没有美的欣赏。有孔子这样引领在前,后世文人自然是忽略了文学本身的欣赏,而去看古文古诗中字字有深意,处处有训诫,于是文以载道明理便成了他们的信条。

?

自孔子以来至汉末,都是不能离开道德以观文学的,而且一般的文学者但是以鼓吹道德思想作为手段而承认其价值的。但到魏以后却不然,文学底自身是有价值的底思想已经在这时期发生了。所以我以为魏底时代是中国文学史上的自觉时代。(铃木虎雄《中国古代文艺论史》第二编第一章)

?

“伫中区以玄览,颐情志于典坟。遵四时以叹逝,瞻万物而思纷。悲落叶于劲秋,喜柔条于芳春。心懔懔以怀霜,志眇眇而临云。”(陆机《文赋》)

这是说文是感物激情而发的,不是什么“文者务为有补于世”。有深刻的观察,有敏锐的情感,有触于内心,那创作欲便起了火焰,便欲罢不能的非写不可;那写出来的便是物我联合。

?

纵观(《文赋》)全文,可以看出两个要点来:一、文学是心灵的产物,没有心情的激动便没有创造的可能。这个说法又比曹丕的以求不朽之名为创作动机确切多了。二、作文的手段,如文字的配置,音声的调和等,是必要的,不如是,文章便不会美好。

?

文学作品是个性的表现,每人有他自己的风格笔势,每篇文章自有独立的神情韵调;一定法程,便生弊病,所以《文心雕龙》的影响一定是害多利少的,因为它塞住了自有创造的大路。

总之,这本书有两大缺点:

一、刘勰的“道沿圣以垂文,圣因文而明道”是把文与道捏合在一处,是六朝文论的由盛而衰。

二、细分文体,而没认清文学的范围。空谈风神气势,并无深到的说明。

这么看,《文心雕龙》并不是真正的文学批评,而是一种文学源流、文学理论、修辞、作文法的混合物。它的好处是把秦汉以前至六朝的文说文体全收集来,作个总结。假如我们看清这一点,它便有了价值,因为它很可以供给我们一些研究古代文学的材料。

?

到了清代,论诗的有王士祯之主神韵,沈德潜的重格调,袁枚的主性灵。王的注重得意忘言,平淡静远,是忘了诗人的情感不一定永是恬静的。“空山不见人,但闻人语响”自然事幽妙之境了,可是杜甫的《兵车行》也还是好诗。诗中有画自是中国诗的妙处,可是往往因求这个境界而缺乏了情感,甚至于带出颓废的气象,正如袁枚说:“阮亭于气魄、性情,俱有所短。”(《诗话》卷四)

沈德潜是重格调的,字面力求合古,立言一归于温柔敦厚。他对于古体近体都有所模范,而轻视元和以下的作品。他也被袁枚驳倒:“诗有工拙,而无古今。”(《答沈大宗伯论诗书》)

?

袁枚可以算作中国最大的文学批评家。他对神韵说,只承认神韵是诗中一格,但是不适宜于七言长篇等。对格调说,他不承认诗体是一成不变的。对诗有实用说,他便提出性灵来压倒实用。

这样的主张是空前的,打倒一切的;他只认定性灵,认定创造,那么,诗便是从心所欲而为言,无须模仿,无须拘束;这样,诗才能自由,而文艺的独立完全告成了。

?

创造是最纯洁高尚的自我活动,自我辏射出的光,能把社会上无谓的纷乱,无意识的生活,都比得太藐小了,太污浊了,从而社会才能认识了自己,才有社会的自觉。创造欲是在社会的血脉里紧张着;它是社会上永生的唯一的心房。艺术的心是不会死的,它在什么时代与社会,便替什么时代与社会说话;文学革命也好,革命文学也好,没有这颗心总不会有文艺。

?

至于“学力深始能见性情”更是与事实不合。我们就拿《诗经》中的“风”说吧,有许多是具深厚感情的,而它们原是里巷之歌,无关学问。再看文人的杰作,差不多越是好文章,它的能力越是诉诸感情的。我们试随手翻开杜甫、白居易和其他大诗人的集子便可证明情感是情感,学力是学力,二者是不大有关系的。

?

从文学上说,律动便是文字间的时间律转,好像音乐似的,有一定的抑扬顿挫,所以人们说音乐和诗词是时间的艺术,便是这个道理。音乐是完全以音的调和与时间的间隔为主。诗词是以文字的平仄长短来调配,虽没有乐器辅助,而所得的结果正与音乐相似。所不同者,诗词在这音乐的律动之内,还有文字的意义可寻,不像音乐那样完全以音节感诉。所以,巧妙着一点说,诗词是奏着音乐的哲学。

?

我们可以勉强的把中国文学倾向分作三个大潮:

第一个是秦汉以先的,这可以叫作正潮。因为秦汉以先的作品,全是自由发展的,各人都有特色,言语思想也都不同;虽然伟大的作品不多,但确是文艺发展的正规。……在散文与诗上都有相当的成绩,如庄子的语言,屈原的骚怨,都是很不幸的没有被后人胜过去。

第二个潮流是自秦汉直至清代末日,这个长而不猛的潮可以叫作退潮。因为只是摹古,没有多少新的建设。“文以载道”之说渐渐成了天经地义,文艺就渐渐屈服于玄学之下,失去它的独立。

第三个潮流是个暗潮,因为它直到清朝末年还没被正统的作家承认。词、戏曲、小说,在那摹古的潮下暗中活动,它们的价值直到今日才充分的显露出来。……就是那大胆的金圣叹,还只是用批判旧文学的义法来评《水浒传》等,并没明白这活文学的妙处在哪里。

这三股大潮里,第一个是有力气而没得充分发展,所以成绩不多。第二个是大锣大鼓的干而始终唱那出老戏。第三个是不言不语的自行发展,有好成绩而缺乏主张,非常姣好而终居妾位。

?

写实主义的好处是抛开幻想,而直接的看社会。这也是时代精神的鼓动,叫为艺术而艺术改成为生命而艺术。这样,在内容上它比浪漫主义更亲切,更接近生命。在文艺上它是更需要天才与深刻观察的,因为它是大胆的揭破黑暗,不求以甜蜜的材料引人入胜,从而它必须有极大的描写力量才足以使人信服。同时,它的缺点也就在用力过猛,而破坏了调和之美。

?

写实派的写家热心于社会而往往忘了他是个艺术家。古典主义的作品是无处忘了美,浪漫主义的往往因好奇而破坏了美,写实主义的是常因求实而不顾形式。

?

写实作品还有一个危险,就是专求写真而忽略了文艺的永久性。凡伟大的艺术品是不易被时间杀死的。写实作品呢,目的在写当时社会的真象,但是时代变了,这些当时以为最有趣的事与最新的思想变成了陈死物,不再惹人注意。在这一点上,写实作品——假如专靠写实——反不如浪漫作品的生命那样久远了,因为想象与热情总是比琐屑事实更有感动力。

?

醒着,我们是在永生里活着;睡倒,我们是住在时间里。诗便是在永生里活着的仙粮与甘露。雪莱赠给云、叶、风雨草木永生的心性;他们那不自觉的美变为清醒的可知的,从而与我们人类调和起来。在诗人的宇宙中没有一件东西不带着感情,没有一件东西没有思想,没有一件东西单独的为自己而存在。“二年鱼鸟浑相识,三月莺花付与公”(苏轼)这是诗人的世界,这是唯有诗人才能拿得出的一份礼物。

?

否认小说为艺术品有许多理由,而它是后起的文艺,大概是造成这个成见很有力的原因。当英国的菲尔丁(Fielding)写小说的时候,他说:“实际上,我是文艺的新省份的建设者,所以我有立法的自由。”这分明是自觉的以小说为一种新尝试,故须争取自由权以抵抗成见。

?

小说呢,它既能像史诗似的陈说一个故事,同时,又能像抒情诗似的有诗意,又能像戏剧那样活现,而且,凡戏剧所不能作的它都能作到;此外,它还能像希腊古代戏剧中的合唱,道出内容的真意或陈述一点意见。

?

从形式上说,它似乎没有戏剧那样完整,没有诗艺那样规矩,所以,有些人便不承认它有艺术的形式。诚然,它的形式没有一定的,但是,这正是它的优越之处;它可以于变万化的用种种形式来组成,而批评者便应看这些形式的怎样组成,不应当拿一定的形式来限制。

?

小说的发达是社会自觉的表示,社会自觉含有极大的哲学意味。每个有价值的小说一定含有一种哲学。

?

? ? ? ? ? ? ? ? ? ? ? ? ? (摘录:叶娜娜)


---------



新春快乐,多读点书


?by YJN

2019.2.5

相关文章:

新闻本月排行

新闻精选